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 > 云岭视角 > 正文

全能神害我老伴早逝

2016年06月07日 09:54    作者:刘晓艳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我今年64岁,家住内蒙古赤峰市林西县隆平镇。我老伴叫黎明,他大我4岁。我们家以种地为生,生育3个儿女,都已成家立业。我们农村的生活条件虽然一般,但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平安,倒也其乐融融。唯一不顺心的是,老伴肺气肿的毛病随着年龄的增长逐年加重,我自身的血压和心脏也不正常。

  2012年5月的一天,我去镇上药店为老伴买药,碰巧遇到一个我远房亲戚王桂芹,她主动找我唠家常,并借此机会向我传教。说全能神是“基督第二次生为肉身后,乘闪电化身为一名女性来到人间,是现今时尚唯一的真神,法力无穷”。人们只有成为“女基督神”的“子民”,才能得到她的“眷顾”,得到“神的赐福”,什么病都会不药而愈,而且以后再也不会得病。还有,当“世界末日”来临时,信“女基督神”的人会得到拯救,不至于被毁灭,所以称为全能神,又叫“东方闪电”。她说她原来也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病,钱没少花,罪没少受,病还没治好。自从信全能神后,每天坚持“祈祷”,病就慢慢好了,到现在药不吃了也没再犯病。我看王桂芹说得活灵活现,就对她的话信以为真。在她的劝说下,我便抱着不花钱少受罪就能治好病,还能给子女减轻负担的心里,同意加入全能神教。还从她那里拿回一本书,名叫《话在肉身显现》。

  回到家后,我兴奋地告诉老伴他的病有救了,并把王桂芹跟我说的全能神的种种好处说给他听。为了说服老伴并让他也信全能神,在王桂芹的安排下,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老伴带到王桂芹家,然后又由王桂芹带着我们坐上班车来到县城东郊一户人家。进去后看到有十七八个人跪在屋内,负责人是一个妇女,大家都称呼她为赵姐。赵姐要大家都要听从“女神”差遣,传播“福音”,尽量多动员兄弟姐妹信奉全能神,否则世界末日来临时将被神所抛弃、坠入“地狱”。她还郑重其事的当场为这些人展示了“天国”的来信、户口本、会显字的石头等。赵姐表演的这些“神奇”的把戏,让我们“见证”了全能神的超凡能力,让我们不再敢有丝毫怀疑。聚会的最后程序是十七八个教徒逐个向全能神忏悔、发誓,大家都祈求全能神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让信徒得到救赎,之后还掏出钱来“奉献”给神,以表示诚心。当时我们老两口身上仅有200元钱,可赵姐说“钱多钱少不要紧,就看你诚不诚”。这样,我们奉献了200元的“诚心”,又写下了保证书,我和老伴就算一同走进了全能神。

  为了表示对神的虔诚,达到自己的目的,此后的时间里,我们把精力都用在全能神上,一有时间,不是看《话在肉身显现》、《跟着羔羊唱新歌》等“神书”就是听录音带,再不就跪着祷告。通过一段时间的祷告,我们觉得精神和身体都比前好多了,其实这时一种心理暗示的结果。可我们两个半文盲却错误地认为真有神的保佑,庆幸自己三生有幸,在有生之年遇到了无所不能的高神。所以我们对全能能更加深信不疑,还按神的要求,背着儿女们偷偷停止了用药。

  由于长期拒医拒药,从2012年9月上旬起,老伴的咳嗽比以前厉害多了,咳起痰还有血丝,头痛、呼吸也比较困难,也不想吃饭,没有精神很想睡觉,这时他也有了让我陪他到医院去看病的念头。看着老伴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里很矛盾,想陪老伴去医院看看,又怕被“神”知道,被“神”怪罪。最终,我还是说服自己和老伴,还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一切“神”在“世界末日”来临前对我们的考验。所以,对老伴的病情我们不但没有引起高度的警惕,即没有告诉儿女,也没给他找大夫治疗,反而认为他现在的病情是因为他前世罪孽太重造成的。为了帮老伴赎罪,我将王桂芹等几名一起信神的成员叫到家里,共同为他祷告治病。可祷告了一段时间后,老伴的病不但没见好,反而越来越重。王桂芹说一定是老伴做的不好,顶撞了“圣灵”,应继续祷告,为他赎罪。

  2013年1月12日,大儿子早上来看我们时发现他爸有气无力倘在床上,咳嗽不止,出现痰中带血凝块,几乎听不到呼吸音,就不顾我的阻拦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结果由于延误了治疗的时间,错失了治疗的机会,老伴已出现颈静脉怒张,腹水,肝大,凹陷性水肿等体征,被诊断为肺癌晚期。2013年5月4日11时许,刚满六十七岁的老伴不情愿地离开了人世。

  如今老伴已去世一年,面对残缺的家和儿女们的埋怨,我真是泪水涟涟,悔恨不已。老伴呀---是我的愚昧无知害了你,更是那骗人的全能神害死了你啊!

【责任编辑:流星雨】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