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 > 神奇热土 > 正文

云南有个整个村落由远古植物遗骸筑成的“化石村”(图)

2016年06月03日 08:47    作者:    来源:腾讯图片    [纠错]

   在北回归线这个神秘的纬度附近,有着颇多传奇。这条线穿越云南红河州石屏县,在大山深深的褶皱里,隐藏着一个奇特的小村庄 “老旭甸”。因这个小山村的房屋、院墙,甚至猪圈、灶台等都由远古植物的遗骸垒就,又被人称作“化石村”。

  从外观上看,这座村庄和其它滇南山村并无特别的视觉差异,清一色土掌房,高低错落在山坡上,整个村庄被绿荫笼罩。村子里有300多口人,传说是几百年前,一支从南京迁徙至此的周姓人后代。

 

  这个村从几百年周家始祖移民至此开始,便从附近的山崖上专门开凿这样的石头,一代又一代,建成了这个村庄。穿梭其中,斑驳石墙上不仅能看见树叶、树枝,甚至能发现蚌壳、螺壳等动植物的化石。据考证,这些化石距今已有3.75亿年历史。

  值得一提的是,老旭甸是一个汉族村庄,而周围大山中大部分居住的是彝族、哈尼族。因此,老旭甸的房屋没有采用汉族传统的砖瓦木结构,而是因地制宜吸收了当地彝族房屋的建造方法,采用了平顶的土掌房形式,完全与当地自然融为一体。

  石墙上的树叶化石,叶脉清晰可辨,如同被精心镶嵌在上面,整面墙都是由类似树叶、珊瑚等化石筑成。当地是喀斯特地貌,那些含碳酸钙的水溶液和森林一起蒸发凝结,后来的土层又将他们掩埋起来,年代久远了,树叶就以这样特殊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村子里的每堵墙就像一副难得的化石屏风。除正房是化石房外,甚至厕所、畜圈也都成了化石的世界。

 

  一位老人在自家凉台上抽着水烟。村里人介绍,用化石建房子,是因为“石灰石太坚硬,要用凿子打,太费工时,而化石在加工为石料时只需简单用斧头砍木料一样砍出形状来就可以使用。”

 

  建房用的化石保持着天然形状,极不规则,但利用人工很巧妙地让它们咬合在一起。石与石间不用任何黏合剂,却在岁月的揉搓下,越来越牢固——因为化石中的有机物在雨淋日晒下已溶化成某种天然的黏合剂。这种夹杂着石灰岩的化石建筑,修建几年后,便溶化黏结成为一体,即便栋梁断,屋顶坍塌,墙壁依然完好矗立。

 

  村中建筑的布局很有趣,虽然每家每户都各自有门窗,但是村中其实家家户户的屋顶都是相连在一起的。建房用的化石材料有些象火山浮石一样多孔而松软,但其实它同样非常坚固。多孔的属性,同时也使得房屋冬暖夏凉,通风透气。

 

  村民正在村中的水源地中洗菜,这里是个泉眼,也被称作:“老塘”。

 

  “老塘”的上方是一个一米见方的龙王庙,传承着村民们的朴素信仰。

  老旭甸村中的汉族中老年妇女大多梳着两条黑黑的长辫子,中午饭是米饭就几块腊肉和少许酸菜,简单几样,就是村民的常态食谱。

 

  在一个旮旯里,突然听得一间房子里人语喧哗。进去一看,原来是主人杀了一头猪,正在宴请亲友们。

 

  十个男人围着一桌子肉菜正在喝酒,足有一米长的烟筒,在席间不时地传递着。男主人叫周永康,40多岁,热情得不得了,已到中午,随便进入哪户人家,他们都会热情地招呼你吃饭,让人盛情难却。

 

  与中国多数的乡村一样,年轻人几乎都出去打工了,剩余的是中老年男人和妇女儿童。

 

  另外一户人家,一对夫妻在厅堂间挑拣番薯。

 

  屋外开阔而平坦的房顶是晾晒粮食的好场所。

 

  村民周艳正在自家二楼的屋顶上收拾晾晒的辣椒和南瓜子。

 

  几个小孩子在屋顶上玩气球,村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面打工。

 

  一位村民从化石建的厕所里挑大粪去浇菜。

 

  纯绿色有机肥,让附近菜园里的青菜长势喜人。

 

  老旭甸村所处的山区土地还是非常贫瘠,当地为典型的特困山区乡,村民所种的庄稼比较单调,主要是一些玉米,豆类和烤烟。

 

  当夕阳西下,炊烟四起,牛羊开始归圈,家畜叫声也此起彼伏。

 

  村民背着一筐新摘的青菜,走在回家的路上。这里的人们周而复始的种地、养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事无争。

 

  在村子的后山,有一片红色山崖,上面几乎全部是化石,其中大部分是树叶和树枝的化石,也有水生物化石。村里人介绍,这里是村子的采石场,挖出的石头用来砌墙,挖出的土就用于铺地板、捶房顶,老祖先叫这些土为“天生水泥”,几百年都如此。现在,当地政府已提出保护,化石不容许再乱采,老旭甸的化石房屋就更显得珍贵了。

【责任编辑:乐天】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